瑶瑶公主单杀野王

那人着了身水蓝长袍,被恰好吹过的微风吹得衣袂飘飘,倒有几分谪仙人的样子,要是当逢花期,指不定还能衬出个“人比花娇”。


司马懿看得有些愣神,对方却是朝他走来了。


“阁下看样子不是私塾的人。”


“哦,我来送我女儿来这上学的。”


司马懿答得有些心不在焉,满脑子都在想这武陵私塾不简单,竟有这般人物。


“鄙人是武陵私塾的夫子,诸葛亮,幸会。”


司马懿十分不习惯自我介绍,原因是他平日工作的话基本上少有自报家门的机会——对方没这命听。


“哦……司马懿,锦衣卫百户。”


一般来说,旁人一听锦衣卫这三字...

摸一下私服...

古代架空,私塾先生亮x锦衣卫懿,人设极度ooc,看到就是亏到。



-


宣朝崇津十年,七月十五,中元节。宜祭祀,忌动土。


星辰朝帝处,惊鹤步虚声。


京城长乐街上即使入了夜也热闹得很,男女老少此时都出来祭祖、祈福、点荷灯,忽而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分开了一条道,原本喧闹的大街顿时只剩下两种脚步声,一种杂乱,来自平民的布鞋,一种整齐,来自锦衣卫的长靴。


两边的人群纷纷低下了头,不敢去看那一把把佩在飞鱼服腰间的绣春刀,生怕下一秒那刀就会被拔出来砍人似的,说白了,老百姓怕的不是那把绣春刀,而是那身飞鱼服包裹着的人心。...


需要给你介绍一下星座吗?

典藏都爆出来了我却还在嗑雨电呵呵呵呵呵,,,

-看完《怒火重案》的激情产物,美强惨疯批反派真的很好代。

-粤语台词出没注意。


汝一念起,业火炽然,非人燔汝,乃汝自燔。 

                ——《水陆法像赞·下八位·一切地狱众》


骄横跋扈了好一阵子的烈日忽然被宣告下档,港岛人民在受尽走到街上不出几分钟就中暑的高温煎熬后终于迎来了一次超强台风,足足有半个月时间,人人出门都要带一把耐得住暴雨的伞。

糟糕的天气在整个...

灵感来自《玫瑰少年》。

含非常规女装情节。


周末休息,诸葛亮闲着无聊,正拿着手机看新闻,然而铺天盖地全是关于某男明星的性侵事件,诸葛亮对此嗤之以鼻,刚想给手机锁屏,屏幕上方就弹出了周瑜发过来的微信消息。

在信号不好的情况下,图片加载得相当慢,在诸葛亮等待加载的过程中周瑜又发了两段语音过来。

“我靠,这不是你班上的司马懿吗?怎么会从卖Lolita小裙子的店里出来?”

“而且还拎着店里购物袋呢,啧啧,肯定是给女生买小裙子了,你可得管管你们班上学生的早恋情况啊……”

诸葛亮懒得跟他解释,随手发了个小动物卖萌的表情包过去敷衍了事。

但好奇心还是催促他点开大图看一眼。

照片里的司马懿...

结果当日夜里,司马懿近三年来第一次失眠。

他躺在书店二层的铁架床上辗转反侧,始终没法让诸葛亮从自己的脑海里滚出去。

从下午的重逢一直回忆到在稷下时的日子,他忽然意识到原来再漫长的岁月也改变不了一些东西。

那就是他对诸葛亮的情感。

这份情感哪怕是在司马懿以灵魂去换取力量之后也没有变过,黑暗在吞噬他,而他把诸葛亮的名字放在心底,那是连黑暗都无法触及都地方。

想到这,司马懿对着有些发霉的天花板,又自嘲笑了笑。是他自己选择投身黑暗的,他自作自受,从他离开稷下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无法跟诸葛亮并肩了。


于是第二天司马懿顶着两个黑眼圈挂上书店营业中的招牌,门前马路各色老爷车来来往...

(在原作背景下加了点克苏鲁元素,但所占剧情不多,不用怕掉san😘如无意外应该是篇月更文,写到哪算哪吧)


我知道这世界我无处容身,只是,你凭什么审判我的灵魂?

                                   ...

   “你说东方曜啊?他以前倒是托人给我捎了封信,说仗快打完了,明年春天就回来。可我等啊等,等到冰雪消融,才意识到……我的余生已经没有春天了。”

1 / 3

瑶瑶公主单杀野王

© 瑶瑶公主单杀野王 | Powered by LOFTER